最窈窕 第79章 一主一仆一松鼠......

小說:最窈窕 作者:盈盈笑秋水 更新時間:2019-02-07 23:22:02 源網站:快眼看書
    世人多怕蛇,

    蕭謠.....

    蕭謠緊盯著它,

    它也緊盯著蛇。

    蕭謠鎮定自若(手在顫抖)地扔了手里的石頭。

    算她和阿右運氣好,隨手就能撿起塊大石頭!

    一擊...

    “嘭!”

    不中!

    不中也沒事兒!

    蕭謠隨手摸到一物,才要扔過去,卻覺觸手溫熱,心里暗道好險!差點兒沒將松子給扔了出去。

    “松子快進去!”

    蕭謠沉聲低喝著讓松子躲一躲,自己隨手又摸了摸地上。

    果然不出蕭謠所料,在她的面前,腳的旁邊又骨碌碌滾來塊石頭。

    蕭謠暫且也不想這石頭的來源,一把摸在手里,掂量了下。這回的石頭比方才那塊要小些,蕭謠暗忖,這回得要看好了準頭。

    對準小蛇的七寸,蕭謠狠狠地同它打了聲招呼。

    這一回,

    果然....

    打到了!

    但是蛇本就是陰冷又靈活的東西,怎么也不會坐以待斃,面對飛來的石塊時,還是本能地往后縮了縮蛇頭。

    蕭謠又摸,這回的石塊更小。拿在手里有些輕飄飄的,蕭謠不由皺了皺眉頭。不過,打蛇且得要一鼓作氣,可不能讓它有翻身的機會。

    “咕咕!”

    “啪嗒!”

    就在蕭謠扔了手里的石塊時,松子也隨之飛了出去。

    “松子!”

    蕭謠心下一驚,忙追過去。

    卻不料走不幾步,腳下一窒,人就險被絆倒。

    “姑娘別去!”

    是阿右抱著她的腿,還抖著牙齒勸著。

    “不行,松子會被蛇吃了的!”

    蕭謠有些自責,要不是她力氣太大,松子怎么會被甩出去....

    等等,

    自己分明只是扔了塊石頭,何時將松子甩出去的?

    蕭謠揉了揉眼睛,

    再揉一揉眼睛。

    咦,

    前頭那是?

    她家乖巧可愛的松子同那蛇戰得正酣?

    蕭謠心里有點慌更有些亂,再顧不得其他,抄起手邊的小石頭,再顧不得害怕,走近蛇便狠狠地沖著那蛇頭使勁兒砸了過去。

    這姑娘雖有一把子力氣,但是打蛇是需要技巧的!

    “怎么辦,我們要不要過去?”右二看得心驚膽戰,更心有點兒慌了。蕭姑娘若有事,他和左一怎么同世子交代?

    左一明顯有些猶豫。過了一會兒后才決絕地站了起來說道:“咱么還是過去看看吧,這萬一出點兒什么事,世子派我們去青-樓那都是輕的!”

    右二顯然體會過去那處的痛苦,不由凝起了眉頭催促著左一看些從樹上跳下去。

    他們雖奉命暗中保護,可若是蕭謠出事又怎能不現身。都怪那個色迷心竅的江阿丑跟著女土匪走了,不然哪能這么快就暴露?

    “等等!”

    就在右二將要跳下樹時,卻被左一一把攔住,更指了底下讓他看。

    右二先還一臉懵逼,待看清楚情況后不由倒吸口涼氣。

    娘啊!親娘!

    這位蕭姑娘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彪悍!

    被一左一右瞠目結舌的蕭謠此時手里正拿著石塊一下一下砸向蛇頭,那蛇早已被砸得血肉模糊,已是死得透透兒了。

    小松鼠居然也在一旁陪著蕭謠正狠狠咬著,邊咬還邊沖著蕭謠發出“咕咕咕咕”的憤怒聲。

    “這松鼠倒是個少有機靈的!”

    左一感慨著同右二一道再次藏好,又遲疑地問道:“你覺得這位蕭姑娘,能配得上我們世子么?”

    右二側過頭看了看蕭謠,眼中閃過一絲欽羨,并不曾接話。

    右二的目光在蕭謠身上一閃而過后就轉向了那個跟他有些關聯的阿右。只見她此時全沒了平日的冷靜自持,正躲在蕭謠后頭瑟瑟發抖。

    此時,少女的臉上再沒了平日的冰霜,就那么無助地躲著。右二還眼尖地發現,阿右只出了兩指捏著蕭謠的衣角邊緣。

    這樣怯生生的阿右,沒了冰霜,沒了拒人千里的冷漠,顯得有些狼狽笨拙,還有些懦弱可憐。

    卻不知道為何偏偏擊中了右二的心。

    “乙,還記得每回去青-樓之前,江統領跟我們說的話么,女人是老虎,女人是禍水,咱能躲則躲;能避就避!”

    左一深深地看了眼右二,若有所指地說道。

    世子對蕭姑娘勢在必得,那么蕭姑娘身邊的人就不是他們這些人能肖想的!若不能趁早勸得右二熄了不該有的心思,那么將來這家伙且得有罪受了!

    左一想到江阿丑那些年喝的悶酒,那些年對著花娘一遍一遍的喊菊花.....

    情之一字,害人不淺,能避且得要避!

    左一暗自提醒自己,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日子可得要好好把握,可不能丟了!女人那就是麻煩!

    唯一,他覺得與眾不同的姑娘,

    咳咳,左一看了眼右二,

    決定將這個念頭爛在肚子里,世子爺的女人豈容有人覬覦?

    “你這家伙胡說什么!”

    怎能拿了青-樓女子來比阿右?

    右二左一對視一眼,俱都嫌惡地轉頭。

    這時蕭謠已經扔了手里的石頭,抱了小松子在懷,顧不得臟污,正一下一下地順著松子身上的毛。

    “好樣兒的小松子,回去給你一罐子松子。”

    “咕咕”

    松子興奮了。

    好像有些多了?

    蕭謠遲疑地又添一句:“待你剝了以后,你留半罐,半罐給我!”

    “這丫頭,莫非真以為松鼠能聽懂人言不成?”

    林雅庭有些好笑地看這一人一鼠小聲低語說著話,緊張害怕盡皆放下。

    總算是有驚無險!

    蕭詔卻搖頭:“那松鼠看著很有幾分靈性!”

    總覺得蕭謠身邊的人和物,都有那么幾分與眾不同。

    “阿右!”

    蕭詔才要喚蕭謠,卻見前頭的少女正攬住了她的婢女,溫聲軟語地寬慰著:“好了,莫怕。你看,咱家松子輕輕松松不就搞定了?”

    “姑娘,阿右真沒用!”

    阿右雖仍舊抖著,總算是說話利索了。

    “總是術業有專攻么!”

    蕭謠不會安慰人,說完這句就再無他話。

    “好了,走吧!”

    半扶半抱起阿右,蕭謠還輕輕拍了拍。

    她小時候鬧夜,丁婆婆就是如此做的,該有些用處吧!

    這一刻,蕭謠早忘了自己見到蛇時害怕得險些站不住....

    秋風颯颯,吹在臉上其實很不舒坦。

    但阿右卻覺得,這風真溫暖,吹得人每個毛孔都透著熨帖。

    舒坦極了,

    也,

    安心極了。

    這一刻,阿右終于體會到了阿左全心全意喜歡姑娘的心情。

    因為,

    姑娘也是如此全心全意地對待她們的。

    林雅庭看著這一主一仆一鼠,不禁贊嘆:“師妹膽大心善的好姑娘。”

    蕭詔斜睨了眼蕭謠落在邊上隱隱抖動的袖子,淡淡地撂下一句:“不見得吧!”

    自心底卻陡然生出了一股怒氣!

    這個丫頭就是個傻子吧!

    那個不中用的婢女,用得著她護著?

    .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窈窕,最窈窕最新章節,最窈窕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