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窈窕 第6章 專治不服

小說:最窈窕 作者:盈盈笑秋水 更新時間:2018-12-09 20:59:17 源網站:快眼看書
    阿右方才下手并不重,并不會就讓這人死了啊!

    蕭謠將手里的雞爪遞給阿左,隨口說了一句:“鹵得不錯。”

    她將身走了過去,試了試那人鼻息。

    只見雖氣息微弱,到底還猶有余熱。

    蕭謠松了口氣,放下心來。

    也就有了心思打量來人,卻見這人臉上黑白縱橫,額上還有些淤結的黑紫色血塊,根本就看不清真面目。

    蕭謠真佩服阿左看人的眼光!

    就這么個除了牙白,別的都模糊不清的,生生讓她猜出了好看?

    這丫頭還道能跟自己教高低,蕭謠摸著下頜:看來往后可不能讓阿左再夸自己。

    “沒死,走吧。”

    蕭謠隨手踢了踢那人橫亙在自己面前的手,就要帶著阿左、阿右回去。

    “哎呀!”

    將才轉身的蕭謠,突聽阿左一聲凄厲慘叫。

    嚇得她當即一個哆嗦,就扔掉了手里裝瓜子的荷包。

    蕭謠也顧不得心疼掉落在地的荷包,忙忙看向阿左。卻見阿左沖她抖了抖那對略尖的招風耳,有些心虛地指向蕭謠左腿。

    蕭謠順著阿左所指往下看,就見一雙似被鹵煮過的醬胖蹄子,散發出種“留之厭煩,棄掉可惜”的氣息正拽著她的裙擺。

    蕭謠頓了頓,還是挪開了目光將腳輕輕一抬。

    這一抬,腳起人落,那人一個骨碌就翻滾去了幾丈外。

    “姑娘,您沒事兒吧?”

    阿左仿佛才醒過神兒,忙忙走到蕭謠跟前,見蕭謠無事這才嘟囔:

    “姑娘您說,這人怎這般不禁踹!姑娘能有多大勁兒。看看,這就翻過去了。”

    說著,又有些害怕地小聲道:“看來這回死透了?”

    蕭謠輕咳一聲,有些心虛地抬頭看天。

    好似,自己真的力氣大了些。

    不過,方才真就只是輕輕一抬腳啊!

    蕭謠也很無奈。

    誰讓...

    誰讓那手居然碰了她的荷包,這讓她如何面對玫瑰瓜子?

    如此暴餮天物,豈不可恨?

    再說,阿左說得對,這人也忒弱了。

    雖如此想,蕭謠的目光還是在那人身上黏住。

    默默立在蕭謠身后的阿右,隨著蕭謠一道將目光落在了那人身側露出的一抹淡綠,目光意味不明。

    受驚的蕭謠,回來后狠用了三碗桂花釀,這才壓下驚。

    非是她見死不救,實是這世上好人難做。

    雖知不能用前世遭遇來影響她如今的行事,可蕭謠還是按捺住了她心里涌起的愧疚。

    她輕嘆口氣,那人能不能活,端看造化了!阿右手里的藥對外傷極好,至于旁的,還是算了。

    她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姑娘能怎么辦?

    想前世若非救人,也不會淪落到青樓!更不會入了德州守備府,生生餓成了鬼。

    蕭謠閉上眼睛,不讓自己再想那些不堪的往事。

    心里雖如此想,蕭謠的目光卻不時朝門口瞟去。

    見阿左也鬼祟地盯著門口,蕭謠忍了又忍,還是呵止道:

    “你看什么看!”

    這個丫頭怎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謠謠,怎么回事?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

    才從賞花宴回來的丁婆婆見蕭謠如此,忙不迭就將她的手握住,著緊著一疊聲問:

    “定是蕭言芳,蕭言梅那兩個丫頭欺負你,是不是?”

    蕭謠當時同蕭言梅爭執不過寥寥幾句,就被她一掌止住。

    丁婆婆雖不知發生了什么,只每次蕭謠從族里回來后,總是悶悶不樂。

    一來二去的,丁婆婆又豈能猜不出端倪。

    “謠謠,莫怕。有什么的只管同婆婆說......”

    “婆婆,她們欺負我!”

    就在丁婆婆以為蕭謠還會似從前死要面子不承認時,蕭謠點頭應承。

    一雙美目更是孺慕地盯著丁婆婆,看得丁婆婆的心都要化了。

    “謠謠,她們欺負你了?”

    咬牙說出這句話,丁婆婆心里一陣鈍痛。

    想也知蕭謠這孩子今日必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要不怎會一改從前傲然的性子同自己告狀?

    順著這個思路想下去,丁婆婆是越想越氣。

    她扎著手、漲紅了臉,“騰”地一下站起身,喚了身邊的阿右,直直就要往外走。

    “婆婆,您去哪兒?”

    蕭謠忙跟著追過去,在轉彎廊蕪卻見丁婆婆腳步慢慢緩了下來。

    蕭謠暗松了口氣,快走幾步攬住丁婆婆手臂,才待說話,就聽丁婆婆淡淡開口道:

    “老太太讓你過來做甚?”

    卻原來是族長老太太身邊的黑胖婆子。

    “給丁婆婆請安,我們老太太想請謠姑娘過去。”

    黑胖婆子看似恭敬,嘴角勾起的不屑讓人看得很是手癢。

    丁婆婆本就難看的臉愈發陰沉,她將蕭謠往自己身邊拉了拉,冷冷道:

    “是要給我們謠謠賠不是?我可沒聽說誰家還有這規矩,大嫂真是教得兩個好孫女。”

    蕭謠原就知道丁婆婆急匆匆出去,是要給她討個說法。

    如今見丁婆婆分毫不讓,心里頓時涌起陣陣暖意,只覺得滿心滿腹都極熨帖。

    她不由自主挨了丁婆婆,似只貓兒般蹭了蹭丁婆婆的手臂,孺慕之情溢于言表。

    這么一個小小的動作,立時就取悅了丁婆婆。

    丁婆婆知道蕭謠孝順,只似蕭謠現下的這個舉動,卻是過了十歲之后就不曾有過的。

    從前,丁婆婆雖嘴上不說,心里卻很有幾分失落。

    “好孩子,咱們且等她們過來。若你心里不痛快,咱們就不原諒。是誰定下的規矩,道歉就一定要原諒的?”

    丁婆婆笑得一臉慈祥,將護短發揮得是淋漓盡致。

    蕭謠沒說話,卻自喉頭發出聲喟嘆,那慵懶滿足樣兒就似一只被順毛的貓,更發出“呼呼”的聲音,別提多讓人稀罕。

    “噯,你們別走啊!”

    仗著自己是族長老太太的身邊人,黑胖婆子橫行族中十幾年,沒想到今日有人竟不給她面子。

    若擱在往日,黑胖婆子定會轉了肥臀,添油加醋在族長老太太面狠狠告上一狀。

    可現下她卻不能置氣。

    再說,一會兒去了她們府,這蕭謠就要被縣丞審問,有她好受的。

    哼,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有肥雞吃。。

    黑胖婆子眼看蕭謠同丁婆婆祖孫二人“你儂我儂”的你看我一眼、我摸你鬢發一下,除卻心急蕭謠要走,更是泛酸得不行。

    她家孫兒孫女每日見她從來都似老鼠見貓,哪里像人家祖孫這般?

    因著眼熱,一時竟忘乎所以,黑胖婆子自后頭拽住了蕭謠的辮子,口中更直呼:

    “謠姐兒,你可不能走!”

    “啪!”

    話音未落,一個清脆的巴掌兒打懵了黑胖婆子。

    “你....你敢打我!”

    黑胖婆子捂住了臉,疼得齜牙咧嘴不敢置信地看向蕭謠:

    “你,你這個有人生...”

    眼見蕭謠揚了揚手,疼痛讓她立時有了分寸。

    黑胖婆子連連往后退,口中直說: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蕭謠也不看她,只嫌棄地看著瑩白的手上的黑點兒。

    她嫌惡地看了眼黑胖婆子,再開口卻氣得黑胖婆子差點兒背過氣:

    “真腌臜,怎么這么多豬油!”

    她清麗的眼眸射出寒光,輕輕飄飄吐出一句:

    “記住了,下回若再說錯了,就不是掌嘴這么簡單了。”

    阿左并不知蕭謠因何生氣,卻不妨礙她要護主的決心。

    擼起袖子就是干:“我們小姐打你,那是看得起你!”

    丁婆婆也拉過蕭謠的手,好一番探查。

    見無事方嗔道:“這么大了,還沒分寸,打人不會叫阿右?”

    黑胖婆子一個趔趄險些跌倒,抖著手、哆嗦著唇,

    “你,你們,你...”

    如此連著三次都沒能說清。

    蕭謠卻被丁婆婆說得靦腆一笑:“方才忘了!”

    黑胖婆子眼前一陣發黑,這算不算是人才出家門,禍從天上降?這小賤人如今怎就成了個刺頭!

    “我說謠姐...”

    ……………………

    求推、求收!

    據說,看最窈窕的最窈窕O(∩_∩)O

    感謝第一個舵主:我的美麗日志!

    放妖女,親親、抱抱、舉高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窈窕,最窈窕最新章節,最窈窕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