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窈窕 第32章 過酥之桃

小說:最窈窕 作者:盈盈笑秋水 更新時間:2019-01-01 22:01:38 源網站:快眼看書
    念念不舍送走了丁婆婆,蕭謠總算不用去琴房了。

    更是練完功后就一趟趟跑去珍饈館。

    所謂“禍之福所依”,因著上回那一通鬧騰,珍饈館很快就眾人皆知,這效果倒比蕭謠敲鑼打鼓吆喝還奏效。

    珍饈館,這個名字起得中規中矩的點心鋪子,卻高調地在蒲縣人的心中豎了起來。

    比之先前,更加川流不息排長龍。

    人們總是暗暗地希望,再有個喜歡扒褲子的婦人能來一來,前些時候,那些人家可狠發了一筆褲子財。

    就連破魚袋子、臭雞蛋都折換了銀子,可想而知,這珍饈館真是旺財福地!

    當然,最讓人趨之若鶩地,首選水晶餅。

    畢竟,有吃有穿之時,人們還是很向往清清白白、堂堂正正做個好人的!

    自然,也得要感謝蕭言芳,蕭大小姐,她在其中功不可沒。

    所以,在事發第二日,蕭謠就差人送去了四盒裝飾精美的水晶餅給蕭族長家。

    一盒謝謝大小姐,謝她耗銀子、費心力地幫著同族姐妹在蒲縣這個北運河的開端處闖出了名頭;

    一盒獻給蕭安從,謝他找丁婆婆告了蕭謠一狀,讓蕭謠幾個月彈琴不輟如今總算能在人前彈奏一曲不露怯;

    余下一盒安慰下護女的鄒氏;

    再一盒給受盡了白眼的蕭言梅。

    至于蕭家老太太和旁的人,恕蕭謠記性不好,給忘了!

    蕭安從等人拿到水晶餅是何感受,會否感激涕零,蕭謠不得而知,也不想知道。

    總之問心無愧,自己舒服便好!

    從那日過后,珍饈館便再無人敢動。

    潑婦罵街都要繞著走,耍酒瘋的漢子們憋著酒勁兒待過了珍饈館再可勁撒;

    就連打著蓮花落要飯的乞丐們,

    都極有眼色選在了傍晚打烊時分,洗干凈手腳過來。

    鋪子生意好,最高興的人當屬阿左。

    她可是珍饈館的大掌柜!

    ——嗯,往后的大掌柜!

    在蒲縣,何曾見過誰家有個女掌柜?

    傻丫頭阿左,激動不能自持,甚至求了蕭謠給她做了件直裰大褂。

    每日來時,阿左總要于柜臺前昂揚走動一番,找一找一柜之長的感覺。

    這日,阿左大掌柜又來店穿上斜襟大袖、帶上萬字巾來回走動,卻意外地發覺排隊的人群較之平日少了三五人。

    不行,得重視!

    阿左左打右聽之下,這才知道珍饈館斜對面不遠處的巷子里,來了個挎籃子賣點心的婦人。

    珍饈館的點心老少咸宜,味道又好,這怎么還有人舍近求遠去外頭的婦人處買?

    此中必有蹊蹺!

    阿左急得忙跟蕭謠咬耳朵。

    待蕭謠隨了阿左站立于鋪子門口遙遙看去,果見遠處有個婦人,身邊圍著兩三人。

    蕭謠覺得這也是稀松平常的事兒,不禁笑著搖頭安慰阿左:

    “不過是個婦人做些吃食討生活罷了。你看她面前也不過三兩個人,對咱們珍饈館并無影響。”

    客人總是由少集多啊!若不重視往后被這婦人搶走了生意,姑娘又這么能吃...

    阿左煩躁地摸了摸招風耳非要走近了瞧瞧。

    蕭謠只好隨她。

    婦人選的地兒,真不是什么好地段,賣的也不過是稀松平常的桃酥。

    蕭謠細細看了眼那婦人,覺得她眼眉周正,手腳也干凈。

    倒是個做吃食的人該有的樣子。

    這巷子,來往走動的:有不少的手藝人,下苦力人。

    他們日子平日過得緊巴,吃食上也是少油缺糖,自然喜歡吃些大甜大油的,有人過來買也不稀奇。

    “姑娘您看,那不是黃四娘家的下人么?她們也過來買了?”

    阿右興奮地指給蕭謠看,一想到她們不去珍饈館,又不免撇嘴:

    “大夏天的,還吃這么油膩,真不講究。”

    這倒是有趣兒!

    蕭謠起了興致,叫了阿左,

    “你也去買兩塊。”

    要說也還真是有點兒餓了,這些日子蕭謠沒少長個子,就是胸-口那兩坨,也大了不少。

    力氣更是明顯大增,

    就是這食量么....

    咳咳,

    頗有些驚人,

    一頓三五個肉包子,那跟吃著玩兒似的。

    也難怪阿左見天盯著珍饈館的生意。

    “姑娘,咱們鋪子里可有不少好吃的點心.....”

    阿左有些心疼銀子,可姑娘看得出也餓了。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樂顛兒地奔了過去。

    看著前頭那個婢女買了整整三包點心,蕭謠不禁托著下巴一下一下輕輕點著:

    黃四娘家對吃食可是很挑剔。

    珍饈館沒開之前,那都是從京里或是自家廚子做吃食。

    能從街邊不知底細的婦人手里買,可見這婦人賣的桃酥定有過酥之處。

    今日倒是沒白過來!

    “姑娘,桃酥。”

    阿左將荷葉包好的點心遞給蕭謠。

    蕭謠沒有立即打開,而是仔細端詳了下包裹得很嚴實、齊整的荷葉,顯見這荷葉曾被精心裁過。

    蕭謠點頭暗贊,這婦人講究。

    “姑娘,讓奴婢先來嘗吧。”

    蕭謠才拿了起來,一直不曾吭聲的阿右就出言阻止。

    見蕭謠面露疑惑,

    阿右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天、看地,就是不看蕭謠。

    過了一會兒才淡淡說道:

    “這是外頭的吃食,誰知道里頭是什么,萬一有不妥呢?還是讓奴婢先吃。”

    “即便有毒,也不會即刻就發作的!”

    蕭謠樂不可支地揶揄了下阿右,還是遞了一個給她,自己則是拿了一塊放至嘴邊慢慢吃起來“姑娘,”

    阿左都要哭了!

    自己先查出的挎籃子賣吃食的婦人,

    自己買的桃酥。

    姑娘,

    姑娘居然先給阿右!

    先給阿右也不打緊,可是不能不給阿左哪!

    她可是姑娘的大丫鬟,珍饈館的大掌柜!

    姑娘該不會想讓阿右做掌柜吧?

    一左一右,兩個掌柜,倒是也行!

    畢竟姑娘先選的可是自己!

    阿左就這么抓耳撓腮急赤白臉地胡思亂想著,惹得蕭謠見狀,不由莞爾。

    “傻丫頭!”

    早知道阿左如此不經逗,蕭謠早就舍了松子逗阿左了!

    前世的阿左可沒有這樣鮮活,更是在顛沛流離的逃亡中早失了天真無暇,不大的人說話總是老氣橫秋!

    蕭謠咽下滿腹的感慨,將手里的桃酥遞給阿左,這才細細品嘗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窈窕,最窈窕最新章節,最窈窕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