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窈窕 第29章 春風里蕩漾著的反派!

小說:最窈窕 作者:盈盈笑秋水 更新時間:2018-12-30 19:49:28 源網站:快眼看書
    “你,你們,啊呀,不要,滾開,唔唔....”

    搭戲臺的蕭家言梅,如今也成了戲中戲。

    她張惶要撤,卻不料膝蓋一酸,人一軟,就跪在了地上。正好被個賣魚的大嬸按到在地,塞了一頭臉的臭魚腸子!

    大嬸猶在嘆息:這魚腸子洗洗還能吃,真是便宜了這個小-賤-蹄-子!

    惡臭在臉上堆疊,越來越濃,蕭言梅三角眼一翻,臭極攻心、暈死了過去。

    眾人都只顧把蕭家大小姐從眾人手中搶回,哪還顧得上這個不知何時過來的蕭家庶女?

    待討伐的人群拿了銀子紛紛離去,朱紅大門轟然關閉,悠悠轉醒的蕭言梅才發現自己正身處一片狼藉之中....

    她欲哭無淚,她滿心憤懣,她不知所措!

    明明是看熱鬧的,怎么就成了人家的熱鬧了?

    “您要找的就是這家。”

    “好嘞,謝謝您了,回見啊!”

    一個圓潤厚實的聲音自前頭響起,這是有客至?

    蕭言梅心中一喜,并不用醞釀,抬頭就是一副慘兮兮、被欺負受蹂-躪的小白菜形象。

    “姑娘,你這是?”

    來者是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嫗。

    從蕭言梅腫得只余下一條縫的眸子看過去,這人無疑是個有錢人家的老太太。

    終于來救星了!

    蕭言梅一行熱淚直竄鼻翼,將陣陣委屈化作條條心酸涕,頃刻間就涕泗橫流起來。

    “這位姑娘,能不能挪一挪?你這樣子讓老婆子都不敢進這家宅子了。”

    老太太顯見很講究,說完就往后躲。

    蕭言梅愣住了,這不合常理啊,老太太們不都是應該憐老惜貧的?

    就說她家祖母,無論人后多刻薄,人前都要作出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

    就在蕭言梅自風中凌亂時,老嫗下面的舉動讓蕭言梅愈發心塞。

    只見她一雙白白胖胖的手捏著鼻子還扇著風,面上的褶子里都塞著嫌棄。

    哪里用扇風?

    這不有春風正吹?

    蕭言梅氣得突發陣莽力,一下于春風中站立,“砰砰砰”地砸起了門來!

    “開門啊,你們有膽量扔下我,有膽子開門啊!”

    憤怒中的蕭言梅居然忘了自己這些日子日思夜想的,就是要跑去找她的走貨郎。

    那可不是一般的走貨郎,

    那可是京中貴公子客串的走貨郎!

    “姑娘被敲了,不放就是不放,別將人家門給弄臟了!”

    老嫗很慈祥,說話也很溫婉!

    要她說?

    門臟了有什么打緊?

    她還臟了呢!

    “嘭嘭嘭,混蛋,看門狗給我開門!”

    有時候,從旁勸說若不得法,就堪比烈火上澆油,只會讓火越燒越旺!

    蕭言梅,

    這個蕩漾于春風里的反派,

    徹底憤怒了!

    “嘭嘭,嘭嘭嘭嘭!”

    門開始砸得沒有規律起來,話也越發接近市井罵街。

    只是,

    因著蕭家大小姐尋死覓活昏厥過去、亂成一團的蕭家一眾人,哪顧得上外頭有人捶門?

    再有,

    萬一,又有刁民要銀子當如何?

    褲子錢誰給?

    故而,

    蕭家二小姐的歇斯底里的捶門,沒有激起絲毫波瀾,倒是將聚眾圍觀的人又都招來了一撥。

    ......

    “開門,開門!死人...”

    許是聲音太過凄厲,門子終于聽了出來。

    卻也只是在邊角小門偷偷開了道縫。

    “你這個看門狗,怎么這半天,往后定要讓祖母發賣了你!”

    蕭言梅徹底被激怒了,變故也讓她破罐子破摔起來。

    她伸手摸臉,卻摸到一臉的糊糊。

    這是什么?

    臭魚?

    還是...

    “嘔,嘔...”

    扶著墻根嘔吐的蕭言梅,心里升起了濃濃的恨意!

    她方才仔細看過,可那按她的婦人卻包了頭,根本看不出形狀。

    既然找不著,那就都算至蕭言芳和蕭謠這兩個小-賤-人的頭上!

    “這位二小姐,該不會是有了吧?”

    一個婦人看出了些門道,不由窸窣小聲磕起牙。

    “有了?有什么?”

    也有遲鈍的大嫂不解地問。

    “有了身子啊!”

    婦人擠眉弄眼,急急將蕭二小姐過去的風流韻事翻出來說,像是生怕有人搶在她前頭,失了新鮮感。

    “去,去,滾開,都散開!誰允許你們圍在蕭府門前!”

    一個洪亮的聲音伴著清脆的一聲馬鞭響起,接著就有高頭大馬“踢踏”而來。

    “爹爹!”

    蕭言梅眼眸一亮,更殘存了一絲希冀,喃喃念了一句,怔怔看著,忘了嘔吐。

    “還不快走!”

    說話的正是蕭言從身邊的小廝。

    聽說蕭家大小姐出了事,正從碼頭調鹽的蕭言從扔下一眾人,匆匆趕來。

    如今在家門口又被一群賤民擋住,心里的惱恨可想而知。

    “是蕭家老爺么?”

    看了一陣子熱鬧的老嫗問完,撣了撣衣角浮灰,不卑不亢立著。

    “請問您老是?”

    小廝跟隨蕭言從走南闖北多年,眼見這老嫗衣著貴重,不由斂了傲氣,沖著老嫗抱拳作揖。

    “你們當家老爺可在,我們老夫人有句話讓帶給蕭家老爺。”

    老嫗聲音柔和,說出的話卻帶著不容置椽的堅定。

    小廝這才明白看走了眼,面前這位原來是貴人身邊的老嬤嬤。

    不過,這位貴人身份必然不凡。

    “在下就是蕭言從,請進府一敘。”

    蕭言從早就看出了端倪,忙忙下了馬,一臉恭敬請著。

    “不用,”

    老嬤嬤斂衽行禮后,肅然說道:

    “奴婢是京城林家的。老夫人讓奴婢過來同蕭老爺說一句話,”

    蕭言從一聽是京中林家人,直覺就不是什么好話,不由咬緊了腮幫子,勉強笑道:

    “無妨,還請嬤嬤給個面子,進屋再說。”

    老嬤嬤倒是和藹依舊,只說出來的話,就不怎么好聽了。

    “不過是一句話的事,”

    她慈祥著一張臉,笑:“我們老夫人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這叫什么話?

    被攆得走遠的人群又都停了下來。

    就聽蕭言從問出他們的疑惑:

    “敢問嬤嬤,此話何解?”

    “不瞞蕭家老爺,近日京中傳出些不好聽的,老夫人很有些不喜,更怕誤了蕭家大小姐,故此讓奴婢來說清楚!”

    這話說得夠詳細,

    眾人也都懂了。

    蕭言從更是面色鐵青。

    可老嫗還在掰開了、揉碎地說:

    “我們老夫人最重規矩,林家說媳也向來是要門當戶對的!”

    這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人家林大人的老家人上門來威脅告誡來!

    蕭言從氣得胡子飛起,一不留神又扯三根。

    他顧不得心疼,硬著頭皮生扛:

    “這位老嬤嬤怕是尋錯了人家,我們蕭府雖比不上京中堂兄的丞相府,也不若林家的門楣,卻也將長女愛若珍寶,又怎會自降身價去尋個短腿縣令呢!”

    蕭謠不由點頭,蕭族長這是真急眼了。

    就在蕭謠看得有滋有味時,只覺有道銳利的目光射向她。

    蕭謠不由直起了腰板,從容對視過去。

    姜還是老的辣。

    蕭言從只怕發現這些都同蕭謠有關聯。

    這么早就同族長對上,蕭謠雖覺麻煩,卻并不懼怕,更在預料之中!

    蕭言從不曾想,一個小姑娘居然敢直視他。

    而他,

    于這澄澈眼眸中居然不由自主挪了開去!

    蕭謠!

    蕭言從陰鷙地又看了一眼,轉身離開,下人忙重重關上了朱紅大門!

    “開門啊,開門!”

    蕭言梅哪能料到,自家父親居然看都不曾多看她一眼!

    她沙啞著嗓子,叫得有氣無力,

    只這回門子是再不敢開門了!

    蕭謠疑惑不解地看向遠去的老嫗,她并不曾讓林雅庭找個老嬤嬤來演戲!

    這位周身不凡的老嫗,

    她是何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窈窕,最窈窕最新章節,最窈窕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