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窈窕 第273章 王美麗

小說:最窈窕 作者:盈盈笑秋水 更新時間:2019-06-16 23:53:09 源網站:快眼看書
    我的天哪,我怎就饑渴如斯了?

    蕭謠的腦中驀地冒出這樣一個念頭,又瞬間被她掐滅。她紅著臉搖頭:這都什么跟什么啊,這么緊張的時候居然還能想到這些她可真行。看來,往后自己可不能聽賽鳳凰和平陽公主那些有的沒的的胡言亂語了。

    因為心虛,蕭謠根本就不敢看周游也就沒有注意此時周世子一臉的酡紅人也有些繃直。她只是默默地將手偷偷往回縮,想熬縮回去當作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

    可是,

    誒?

    怎么回事?

    蕭謠動了動手,發覺有人正努力地握著她的手想讓自己抽不出來。

    她忙抬頭看周游,這人拽住她的手是為哪般?自己這可是藏著沒將真本事放出來,這若是真用力的怕是會傷著這位仙姿玉色的世子爺。

    所以,最好還是他放手的好。

    “謠謠,”

    周游輕咳一聲,一雙星目里頭波光瀲滟。他越是支支吾吾,蕭謠越是覺得自己勘破了真相。

    所以,他這是拉著自己的手應景地要說什么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哎呀呀,這位世子爺,您怎么隨時隨地都能撩人呢?您這樣可就有些不地道了!

    無論心里怎么調侃,無論怎么裝出一副我自巋然不動的云淡風輕樣兒,其實蕭謠兩世都不過是一個不通男-女之事的雛兒。

    不過,這不妨礙蕭謠的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蕭謠有些惶惑覺得自己應該說點兒什么。所以他開始頭疼自己一會兒是該羞答答低頭說一句:“討厭,別說了。”還是當胸砸一拳低低一聲吼:“這都什么時候了,你也有心思?”

    但是,周世子爺沒給小姑娘機會,因為他說:

    “一會兒小心些。”

    蕭謠:“...”我想好了所有的對答,你給我來這個?所以說句關心的話語為何非要拽著人家的手腕子不放開?蕭謠覺得她有點手癢想在周世子的臉上揉搓一番才好泄一泄心頭之恨。

    周游看著眼前的小姑娘面色來回回轉、變來換去,忙心虛地低頭,蹩腳地又拿了“諸如聽話”之類的廢話話遮掩了過去。

    他方才有些失態了,無論內心有多悸動,無論面前的小姑娘有多討人喜歡,即便她是那樣的讓他不自覺的失態,但是他也不能付諸行動。

    畢竟,這里的確不是說這些的好地方。

    而且,他也不能在這樣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褻-瀆他捧在掌心的小姑娘。

    “哦。”

    蕭謠也不知是應該失落還是覺得松了一口氣,她的手動了動決定這家伙若還是憨憨地拉著就要他好看。

    不過這回周游倒是沒有再捏著不放,只是自喉頭發出一個低沉好聽的笑,笑得蕭謠耳邊的癢順著耳廓一直蔓延到了臉頰直至全身...

    忍住!

    可不能學人家賽土匪一個不留神就撲上去啊!

    就在蕭謠想東想西想著要不要給周游一巴掌時,卻見周游已經老老實實地將她那雙出手滑軟的手給放了開來。

    松開的瞬間,周游心頭驀地有些空,人也覺得有些失落。他掩飾地抬頭看天,哦,天還離這里很遠根本看不到,只好低頭看自家的鞋子,鞋子,鞋子邊上一雙小巧秀氣的鞋履讓周游的目光仿佛被燙到一般忙忙挪開,他只好四處張望、只手卻無處安放,周世子只好胡亂地將手搭在一個有些粗糙的夢花樹葉子上頭。

    本來只是無意中碰到,但是碰到后就覺得那葉子凹凸不平還有粗糙。周游的手指被刺得有些不舒服,他不覺盯著看了看,覺得不過就是平平常常的浮雕紋路之類。

    見蕭謠已經看向了旁處,周游這才舒了口氣,他才想手松開就聽見一陣“轟隆”聲響起。周游心頭一驚忙忙抱住蕭謠,更將她的頭抵在自己的胸口讓她背對著門,自己也半伏著身子擋住蕭謠躲避可能會有的暗器。

    蕭謠也不掙扎,知道自己多做無益,甚至會因為無味的掙扎而傷到周游也就敢在心里著急。

    不過,這里頭的人好似真的不喜歡用什么暗器傷人,等了又等,直到蕭謠覺得有些悶,周游這才松開了蕭謠徑自前去查看。

    原來方才那個葉子就是暗門,里頭倒也不黑,很清晰地就可以看到一切。

    蕭謠和周游都沒有想到這個暗室居然比外頭要大了許多。里頭鱗次櫛比地放著許多盒子,還有一些許是沒來得及收起來就這么散亂地放在地上,蕭謠隨手拿起一個就見是一個銀錠子。上頭描著夢花樹的花紋,可見這人是真的很喜歡夢花樹。

    “謠謠,這里這么多的珍奇異寶你不看非拿個銀錠子放在手里做什么。”周游見這里不過是個藏寶室,這才放下心來。心里對這個地洞也略有了些想法。

    或許這里是個隱世的高人在此的藏身之所。

    周游又細細地將那幾個匣子一一翻開,只見頭幾個匣子里都是頭面首飾。周游對這些不感興趣,雖然里頭的珠寶首飾件件都是珍品,就連周游這么挑剔的人見了都覺得不錯,但是這又怎樣?這些東西不知道出處,他可不會貿貿然讓蕭謠帶在身上。

    再說,有他還怕蕭謠沒有好東西?

    蕭謠對這些珠寶也沒興趣,雖然這里頭一個人也沒有,但是他二人就這么貿然闖入已經有些心虛,這若是再將人家的財物據為己有,怎么也說不過去不是。

    總之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蕭謠喜歡銀子,所以這才開了店鋪但是這不代表她就是一個貪婪的人。

    “傻傻,既然這里頭沒有人,也沒什么異樣咱們還是走吧。”

    蕭謠不想走這里待下去,總覺得陪著這些珠光寶氣的東西在這兒有些不舒坦。周游點頭應下,但是卻沒有立刻就走。

    好不容易下來,總要將里里外外看一遍。直到不能發現什么異常確定對他們無害才行。

    蕭謠也知道周游行事為人謹慎,索性由著他四處看,只是將手里的銀錁子細細摩挲了一遍。

    這個銀錠子實在是有些精致玲瓏讓人愛不釋手,它的整個形狀是一個夢花樹的葉子形狀,所以就略有些棱角。整個銀錁子放在蕭謠的掌心顯得十分之秀氣可愛。

    蕭謠覺得,等她回去也可以同蕭言謹商量一下,做一些好看的葉子形狀或是花狀的銀錁子留著自己賞玩或是賞人倒也不錯。

    其實也就是蕭謠這樣的財迷才會一門心思將要做銀錁子,這若是京城里頭旁家的閨秀必定會來一句阿堵物,若是知道蕭謠這么財迷定會不屑地嗤之以鼻。

    蕭謠其實也是不能理解那些大家小姐們的,想想他們也是有趣,大家都是吃著谷物雜糧活下來的,又不是吞食百花,吸飲露水,餐葩飲露的神仙做什么這么清高孤傲。

    算了,想的遠了。想她們作甚?大不了合適就說說話,不投緣就打哈哈罷了。

    蕭謠扯回了思緒開始笑嘻嘻地扔著銀錁子,腳下也不閑著正一下一下地來回踢踏著身下的椅子。

    這個椅子其實也是有些奇怪的,并不是常見的梳背椅顯得很笨重。只見其靠背內嵌著的垂直于座面的直欞比之尋常椅子也有些過于粗實笨重。這就顯得有些突兀了。

    這里頭的物件若都時笨重樸直,那也還能說得過去。但是事實卻不是這樣,先不說那幾個匣子里已經被周游打開只瞥一眼就可知道都時些奇珍異寶,單說銀錁子都能這么精美那為何這梳背椅就這么粗苯?

    蕭謠心里想著,手下也動了起來。待周游聽到一個拆物件的聲音時,那個梳背椅子已經被他家小姑娘給弄成了幾塊。

    不過,好似還真的什么都沒有,蕭謠重點檢查了一下椅子腿,弄斷了椅子腿并未見有空心她索性又將三個直欞一一拆開,這一拆不打緊就見那直欞雖然粗壯卻已然中空,蕭謠將那個中空的直欞往下倒卻見里頭。

    周游也覺得有趣,忙替她拿了另外兩個也跟著一起倒。

    “沒有,”蕭謠沮喪地甩著中空的直欞,有些后悔將個好好的黃花梨梳背椅給拆了,這畢竟是人家之物,雖然不知道這個人是敵是友,她也有自己的非拆不可的理由—她只是怕這里頭的主人會對他們不利,對大梁不利。

    “不,有東西的。”周游指著地上的一個小小的匣子說道。

    “還真的有呢!”蕭謠一喜,忙忙拿在手中就要打開。但是一想到周游平日里的謹慎,忙忙又將手里的匣子遞給了蕭謠。

    匣子的搭扣輕易就被周游解開,周游也是各中老手。也不見他怎么動作匣子打開的瞬間,人就攬著蕭謠轉身。這一套的動作自從下到山洞,周游其實已經做得很嫻熟了。

    蕭謠只覺得他小題大做,才想取笑卻見匣子里頭“嗖嗖”而出三束小箭。真沒想到這么大的地兒,這么多的寶物都沒有暗器,但是這么一個匣子居然有暗器。看來這里頭定是有著什么不為人知的秘密。

    蕭謠同周游對視一眼,蕭謠道:“看看吧。”

    周游這才打開來看就見匣子里頭的居然只是一封便箋,一共三張,第一張橫著寫了一句‘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蕭謠慢慢地念了出來,想起外頭書房里的那個隨筆,看來這是主人的書信。不過這封便箋上頭有了主人的名諱,周游探了過來輕輕地念道:“王美麗隨筆。”

    王美麗?

    這個名字好像有些耳熟?

    周游皺起了眉頭想了又想,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蕭謠跟周游同樣覺得這名字有些熟悉,但是一時半會兒她也想不起來。

    不過兩人可以肯定的是,這個王美麗一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不然周游和蕭謠也不會只是隱隱覺得熟悉。

    想不起來就不想,蕭謠繼續往下看,第二頁上洋洋灑灑寫了許多。因為寫得太過潦草蕭謠看得有些吃力,但是這封似信又似絕筆的書信寫得很家常,蕭謠一目十行也看出了里頭的意思。

    這是寫給一個叫做南山的人,通篇下來都是對他們相愛往事的追憶,什么泛舟游湖什么花前月下什么你寫詩來我磨墨,你畫畫兒來我掐花。

    蕭謠不覺嘆息,這可真是郎情妾意讓人羨慕。

    不過往后的事情就不那么美妙了,這個王美麗分明得了一種奇怪的病癥據說只有回去才能治愈,所以這個王美麗在給南山生下一女后就不告而別對外只說人已病逝。

    唉,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蕭謠不覺唏噓,只覺得這個地洞的主人有些可憐。

    “南山這個名字也很耳熟。”

    周游皺著眉頭喃喃自語道。

    “南山?是誰?”

    蕭謠將信箋折好放入匣子,一個沒拿好匣子差點兒就掉在了地上。蕭謠忙雙手穩住就見那匣子里頭輕飄飄落出一物,周游低頭拾起卻見上頭寫著:“看到這個匣子的人請將此物送給南山先生,若能踐行一諾,那么這屋內所有的匣子請都拿走。”

    蕭謠:還可以這樣?

    這若不是她力氣大人也小心,誰會沒事兒將這么一個不顯眼的梳背椅拆開來?又怎么會發現這里頭還有個小匣子?

    周游卻若有所思地看蕭謠一眼,伸手就將那匣子揣進了衣襟,爾后又四處看了一會兒不多時就找到了一個可以背在身上的背簍,將桌上的匣子都放了進去。有些放不下的,就讓蕭謠揣在了身上。

    蕭謠根本來不及細看就見周游已經將那些東西盡數收了起來,畢竟是人家的東西,蕭謠覺得有些心虛忙問道:“傻傻,你知道誰是南山先生。”

    周游眸光微閃,看了眼蕭謠卻沒說什么只是點了點頭。就在這時,左一他們的呼喊聲也漸漸近了,周游忙拉蕭謠:“走吧。”

    蕭謠根本來不及細看就見周游已經將那些東西盡數收了起來,畢竟是人家的東西,蕭謠覺得有些心虛忙問道:“傻傻,你知道誰是南山先生。”

    周游眸光微閃,看了眼蕭謠卻沒說什么只是點了點頭。就在這時,左一他們的呼喊聲也漸漸近了,周游忙拉蕭謠:“走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窈窕,最窈窕最新章節,最窈窕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