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窈窕 第265章 不信

小說:最窈窕 作者:盈盈笑秋水 更新時間:2019-06-08 23:49:17 源網站:快眼看書
    滾滾公公捂住自己的嘴-巴,好么,這都是些什么話?他這是許久不出門出門就撞鬼?

    這個賽大當家到底是什么鬼?還有這個叫做夢娘的人,不是說她是圣女么,這樣不矜持真的不怕有悖圣女的形象?

    平陽公主同滾滾公公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困惑,只是平陽公主明顯要興奮一些。這些日子在京城,先是牛郎給她戴了一頂-綠-帽子,然后就是梁惠帝抱恙在床她要侍疾,這會兒來到這無人管束的南疆,自然要甩開了玩耍,好好看熱鬧。

    不過平陽公主算盤打的再響也沒用,賽鳳凰可不是那種任由人家打探窺視的大方人。她一把就拉過了夢娘,漲紅著臉對夢娘說:

    “我們去那邊說。”

    這情景落在平陽公主的眼中那就是女土匪也害羞了就越發想要一探究竟了。

    賽鳳凰卻不知自己激動的樣子被人誤解了,她避開了眾人的視線,將夢娘往僻靜處拉。一邊同夢娘激動地說著什么,一邊不忘看后頭那些觀望的人們。

    “別著急啊!”

    夢娘終于開口,只是這位南疆圣女一開口就有些不正經,笑得也有些猥瑣。落在平陽公主的眼中,就有些輕佻之感。

    平陽公主皺了皺眉頭,失了看熱鬧的興致。她不喜歡這樣的狐媚子,若是在京城一鞭子抽過去也是可以的,但這是南疆,她雖然貴為公主卻也知道縣官不如現管的,當低頭時且要低頭。

    賽鳳凰是真的有些生氣了,居然還敢裝出這樣一副欠揍的模樣。當時是,她真有種叔叔和嬸子都想把熊孩子吊起來打一頓的氣憤。

    女土匪一把拽住夢娘的手,吼道:“去那邊說。”

    平陽公主:這是打算找個茂密的小樹林鉆進去擦、擦、擦?

    滾滾公公:什么是擦擦擦?

    仙木西丁姐弟始終沒有說話,因為他們的嘴-巴此時張得簡直就能吞蛋黃。平陽公主的擦擦擦一說出來,他們沒顧得上咽口水,差點兒就被噎死。

    姐弟二人齊齊睜大眼:這都是什么事兒啊?這個賽大當家到底是見一個愛一個,還是見一個男人愛一個女人啊!

    糟了糟了,自己好像都不知道怎么思考了!

    牛大鍋表面毫無波瀾,內心充滿疑惑:自己是土匪,賽鳳凰也是土匪,可是自己下山后爵位比賽鳳凰低了一等,莫非是自己當行不夠,不似人家賽大當家這樣的“藝高人膽大?”自己要不要也有男有女的尋幾個夫人?

    一想到那樣的場景,牛大鍋不覺在這個暖得流汗的南疆打了哆嗦。

    誒,還是算了吧。自己就這么擦擦鍋子也挺好。等找到了喜歡背鍋的父親,父子二人一個擦一個背,一個炒菜一個吃..

    啊嗚嗚,那該是何等的痛快。

    牛大鍋不覺咽了下口水,他有些想念背鍋父親....的那些美味佳肴了....

    一時間這邊的人全都在風中凌亂了,有人咋舌有人流口水,個個都被女土匪勾起了心頭癢.

    唯有蕭謠同周游二人并不管那邊男男女女的風風雨雨,此時男俊女靚一對璧人正徜徉在夕陽下、野花旁,他們腳踩著青青草地,晃悠悠牽著小手,邁著小碎步,慢悠悠地你看著我、我瞧著你,將甜蜜進行到底....

    只盼這日頭晚些落,只怕這路沒盡頭..

    “低點兒,你頭低點兒!小阿左你低點兒,我看不到了。”

    左一沒將阿左騙去單獨相處,隨了她的愿過來找周游和蕭謠。誰知道一來就見著那兩人正甜蜜相擁,又勾著手指,現在又是這么齁甜地慢慢走,就這么你看我我看你,不覺羨慕之心頓起,也生了學一招的念頭。

    蕭姑奶奶那樣絕世無雙又厲害的姑娘世子都能讓她成了繞指柔,想必自家世子有高招。誰知高招沒使出來,阿左先訓他了:

    “噓,你小聲些,若是被我們姑娘發現那可就糟糕了。”

    左一忙訕訕笑:

    “也是哦,蕭姑奶奶生起起來那也是夠嚇人的。咱們還是別看了。”

    不過,

    左一眼珠子一轉,拉著阿左:“走吧,咱們去那邊的小樹林子去。”

    阿左羞答答(大霧):“去干哈呀?”

    左一一雙豆豆眼眼冒精光話蹦得格外溜:“蕭姑娘同世子做了什么,我們就做什么呀!嘿嘿.”說完先是捂著臉裝羞澀,又趁機偷偷瞥了眼阿左。

    正希冀能從她的眼中看到點子羞澀,他也好再從旁說些面紅耳赤的情-話讓阿左低著頭紅著臉攢起小拳頭打他。自己再就手攬入懷...

    所以說夢想都是美好了,可以隨便想。但是美夢一般終究難成真。左一沒想到的是人家阿左半點不忸怩一點兒不羞澀,不僅沒有伸出粉-拳捶胸口,還落落大方地咯咯笑了一聲。

    左一有點兒懵.....

    卻見阿左沖左一瞪了一眼后繼續說道:“你傻不傻竟說些胡話。往后可莫要再說這些,若是我們姑娘聽見倒也沒什么,可是你家世子爺若是知道你傻往后不用你了可怎么辦?你說說看:我們姑娘同你家世子爺那是已經定親了的他們說些悄悄話并不為過,但是咱倆跟他們一樣作甚?”

    咱么也可以跟他們一樣啊?我是預備娶你的呀!

    這些話盤亙了許久,左一還是一口氣都咽了回去,只是垂頭喪氣地嘆息:“哦,是這理!”

    想不到小阿左還真不好騙,不愧是他看好的姑娘!

    左一現在真是既甜蜜又憂傷,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不能爽快地答應自己呢?她一日不應,自己的心就整日懸在半空不安穩啊!

    此刻左一格外沮喪,他耷拉著肩膀嘆氣:唉,,他同阿左連名分都沒定下來呢!怎么就這么難呢?

    想一想身邊的人,賽鳳凰同江阿丑那不用說那兩個早就是干柴遇烈火燒得正旺,賽鳳凰這里還有個仙木頭在等待;右二和阿右那兩個厚臉皮的現在也算是過了明路;更不要說自家這一對神仙似的主子,他們自然不必說,那真是拍馬不及的速度。僅僅半年啊,他們就定了親事。不僅定親了,這親事還是御賜的。

    嗚嗚嗚..

    黃天啊厚土,為何要厚此薄吾?

    這么多人,也就唯獨他,孤家寡人孤苦伶仃一個人,小阿左還不愛...

    至于那個在院子里給蕭姑奶奶做殺豬菜的豬脯,左一是沒將他放里頭數的,畢竟左一覺得豬脯的長相就是那種孤獨終老娶媳婦會嚇人的長相。

    對了!

    左一一拍腦袋,腦中靈光一閃:“小阿左,若是咱們有了名分是不是就可以那樣這樣了?”

    阿左歪著頭疑惑地眨眼:“哪樣啊?”

    左一撓頭:“哪樣不重要。要不,我們先有了名分后再說?”

    左一目光灼灼地盯著阿左,他的目光就好似南疆的風一般一年四季溫暖如初。

    “這個啊..”阿左明顯遲疑了起來。左一心里倒是痛快了:遲疑好啊,能夠遲疑至少說明阿左的心里也許,

    嗯,是必須就有個他啊!

    “嗯!”左一點點頭,目光中全是期待。

    “這個要問我們姑娘的。”阿左的目光鄭重起來,她看向左一認真地問道:“你是什么時候對我起了心思的?”

    左一:“...”

    姑娘家面對這樣的情景不是應該跺腳說一句:“討厭”再不然也會說一句:“我不知道”么?還有的就是他想得那樣粉-拳捶人嬌羞滿面。

    怎么他的小阿左就能如此的清新脫俗呢?

    也是啊,能夠被蕭姑奶奶視為心腹最最器重的人自然是與眾不同的。就是自己,不也喜歡她這樣的不做作不刻意么?跟這樣不矯情的姑娘一道過活那才快活呢!

    左一憶及世子方才滿臉的幸福,心里真是羨慕得緊,不過他的好日子也許快來到了吧。前提是小阿左點頭。

    自己是什么時候對阿左動了心思的呢?左一想不起來索性不想:“見到你就對你動了心思?”

    “禽獸!”阿左表示這個人太孟浪

    左一:唉,追妻之路既漫且長啊!

    “好了,我們去給姑娘的住處安排一下吧。”阿左眨了眨眼睛,含笑看著神色變幻的左一說道。

    見他不走不吭聲,只是對著芭蕉畫圈圈。阿左覺得好笑只好說道:“等會兒我問問姑娘,若是姑娘覺得你好,那我就請姑娘做主。”

    還可以這樣?

    左一捂住心口,這樣忽上忽下很容易讓人犯心疾啊!

    但是,好開心啊!

    “阿左,要不咱們去問問姑娘有什么要求?”左一在心里暗戳戳地想,見到蕭姑娘就將這層窗戶紙給捅了把事情說破了。若是從前,左一是不能肯定蕭謠能不能看上他。可是現在不同,左一可是勤勤懇懇地替蕭謠把著關的,不見那個夢娘連世子的毛都沒摸著么?

    咳咳..

    左一被自己越想越齷齪的心思弄得有些羞澀,以至于阿左都有些奇怪地又看了他一眼。

    左一忙殷勤地同她對上眼睛:“去吧?去吧!”

    去問問吧,簡直就要望穿秋水了!

    “去干什么?我都知道的!”

    阿左踢了左一一腳,“平日的機靈勁兒哪去了,你們世子這會兒見著你去不得恨死你?”

    也是哦!

    左一狂點頭,就他家世子那個勁頭,若是他們這會兒去擾了好事兒只怕這幾日都沒好臉色,到時候隨便說一句就夠他受的。

    二人就這么你一言我一語來到了周游他們的院子。阿左打量了一番后說道:“這里方才我們還來過。”

    看來這里也不似她想得那樣太平,至少這里的長老對他們并沒有想象中的那樣敬重。

    阿左和左一就這么你一言我一語地說話,都沒有注意后頭有個鬼祟的身影掠過。也許左一見到了,但是他也懶得管。世子說:南詔人蠢蠢欲動想動手估計就在這幾日要行動,他們是早就張好了網等著人來就是。至于一直同他們虛與委蛇觀望中的黑皮大長老,若是這會兒還不醒悟,那就連鍋端了。

    黑影見兩人進去后不見旁人,也不敢輕舉妄動進院子而是繼續躲在樹上等著,一直到仙木西丁和西琳兩姐弟過來,才有些失態地險些將樹枝踩斷。

    “是....是他們!”

    好不容易挨到仙木西丁和仙木西琳進去,黑影就急急跳下樹自去了。

    西木西丁哪里知道后頭樹上有人,此時正同仙木西琳說著爭辯著。仙木西琳是覺得方才那兩人很是匪夷所思,她想讓仙木西丁離賽鳳凰遠些。不僅如此,她還想讓蕭謠同那個女土匪遠些,畢竟蕭謠那么美!

    “你說鳳凰為何對那個夢娘那樣好?”仙木西丁卻還沉醉在自己的疑惑里。

    “往后莫要再管人家賽大當家的了,也不要鳳凰鳳凰鳳凰的叫了。”仙木西琳有些煩。

    “為什么?”

    “莫非你還想當人家的男寵不成?”

    仙木西琳有些氣憤地看向西木西丁。

    “怎么會是男寵,我說過了是偏房,偏房!”

    仙木西丁支支吾吾著,說得也是理不直氣不壯。

    “你...”

    仙木西琳一言難盡地看向仙木西丁:“莫非你不知道阿娘從前的那些苦楚?”

    仙木西丁沉默了一會兒后才道:“阿娘那是想著大梁,這才郁郁寡歡,我同她不一樣。”

    “西丁!”

    仙木西琳狠狠地打了仙木西琳一巴掌,掌心落到仙木西丁的肩膀上時,沒將仙木西丁怎么樣自己倒是震得虎口疼。

    這個弟弟是真的大了,但卻是越大越不知好歹了!

    姐弟二人都想說服對方,卻都說服不了一時間皆都默然。

    仙木西琳沉默了半晌,還想扳回仙木西丁的胡思亂想想讓他回心轉意:“你是為什么來大梁,你自己忘了?還有,即便你自己愿意,人家賽大當家也不愿意。”

    仙木西丁將胸一挺,俊臉微揚,日暮夕陽下一張臉被夕陽余暉照耀得格外俊逸。賽鳳凰會看不上他?那當日就不會口口聲聲喚他仙夫人了。

    所亦他也格外的自信:“怎么會?”

    姐姐是不知道賽大當家當日在磁山時對他是怎樣的好,那真是要星星不給月亮,自己不同意當壓寨夫人賽大當家也絕不強逼,每日還讓他溜溜山頭出去玩耍。

    現在告訴他賽鳳凰會不愿意,呵呵,打死他都不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窈窕,最窈窕最新章節,最窈窕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