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窈窕 第16章 白著呢!

小說:最窈窕 作者:盈盈笑秋水 更新時間:2018-12-19 22:06:34 源網站:快眼看書
    林縣令心下一喜,豬脯來了,來救場了。

    蕭謠幾人也跟著看過去,

    果然,

    來人正是林大人左思右想的豬脯脯。

    這一瞬,林大人覺得豬脯分外合眼緣。

    胡亂地沖正對他揮手的豬脯揚了揚手,林雅庭又覷了眼立在蕭謠身邊,正牽著蕭謠衣襟的蕭二傻子,

    他皺了皺眉,這二傻子真是怎么看怎么討厭。

    “大人,真的有情況。”

    豬唇捕快也是個心思靈巧的人。

    方才,灰溜溜自林縣令書房出來之后,

    就想出了一個假公濟私...

    呸,

    明察暗訪的主意。

    他先是偷偷潛進了花樓,本想乘人不備,將那盞沒動過的茶水喝了。

    再將那一碟子,還不曾用過、帶著紅紅綠綠青紅絲的糕點捎給自家妹子。

    卻不料,亂入之后撞到了一對露水夫妻。

    不僅聽了一耳朵的浪言浪語,還順帶出了個驚天駭聞的秘辛。

    原來,那蕭言梅是鉆進了蕭安從的圈套。

    是蕭安從讓庶女看中了窮酸的走貨郎!

    蕭言梅不想進京伴讀,聽聞蕭安從有意讓她也跟著去,情急之下就想了出“李代桃僵”之計。

    至于那個尸首從何而來,在衙門里蕭言梅也已經招認,一個同她一般有六指的粗使丫鬟就這么倒霉成了替死鬼!

    丫頭何其無辜,多長了個指頭就遭此橫禍!

    蕭安從的心思,也是細思極恐。

    可蕭安從為何要這么做?

    蕭謠看著正跳起來同阿左爭地盤的松鼠,眼眸微蹙。

    一旁蕭傻傻見狀,不由跟著凝眉。卻在林縣令看過來時,又斂目俯首看自己的腳尖。

    胡謅個花娘,這樣也能說中?

    林雅庭不敢相信自己運道居然這般好。

    他險些熱淚縱橫!

    他差點跪下叩謝蒼天!

    自那紈绔走后,

    這樣的好運道,還是頭一遭。

    豬脯也很興奮,一左一右一上一下揪著自己的豬唇,舞動著。

    此時此刻,豬脯心里有個念頭沸騰著、涌動著:

    莫非,他豬脯就是戲文里說的福壽雙修之人?

    要不,

    怎會屢立奇功?

    還有,

    這莫不是上蒼警示,

    讓他往后多去花樓?

    豬脯頗有些肉痛地摸了摸自己貼身藏的錢袋子,希冀地盯住林縣令。

    他憨笑著臆想:大人若能專撥些銀子讓他專去花樓就好了。

    后來,

    豬脯的愿望實現了,

    只是,

    他的興趣卻沒能讓他繼續走遠。

    因為,

    豬脯很快發現:

    花樓里的姑娘簡直就是無底洞。

    豬脯去了幾回,回回要他命!

    買茶、買花、買香粉!

    真是不勝其擾。

    這是后話,不提也罷。

    單說如今,豬脯是真成了大人的紅人。

    林雅庭一掃方才之尷尬,哥倆好地狠拍了著豬脯的肩膀夸贊:

    “好樣的豬脯!你這次立大功了。走,我們回去將那人拿下。我要好好拷問。”

    說完就又轉頭看向蕭謠,眨巴著眼睛,目光既興奮也希冀。

    蕭謠卻禮貌地笑說了聲恭喜,就轉頭盯著那只肥松鼠了。

    就這樣?

    沒有了?

    林雅庭一愣:

    不對吧?

    不應該呀!

    按著京中貴女的慣例,此時師妹不是應該對他說一句:

    “大人你真棒”

    或是,

    “大人你最棒”?

    還有那些“世間英豪無數,而你是其中翹楚”的眼神呢?

    怎么也不見師妹投一個?

    蕭謠可不知林縣令翻江倒海著一肚子委屈,正饒有興趣地蹲下身子同那只護食的松鼠大眼瞪小眼著。

    “姑娘,這只松鼠好肥,咱們帶回家去吧。”

    許是阿左的眼神太過貪婪,

    許是阿左嘴角閃著銀色的..

    ...拉絲?

    松鼠小弟情不自禁往后又退一步,警惕地看著這一主一仆,

    眼中隱隱帶著些....

    委屈?

    松鼠的這種蠢樣子,倒讓蕭謠驀地想起了,那晚在蕭安從家看到的那些耗子。

    再看面前這只肥肥的松鼠,也就覺得順眼多了。

    蕭謠神差鬼使地摸了摸松鼠頭,阿左嚇得忙上前護住。

    卻仍舊晚了,蕭謠已經摩挲起了松鼠。

    出乎意料的是,那松鼠也不見躲閃,在蕭謠的摩挲之下竟還閉起了眼睛,發出“呼嚕、呼嚕”的鼾聲。

    這么一副享受的模樣,徹底逗笑了大家。

    林雅庭暗暗稱奇,可一想起自己隱秘的小失落,心里又難免黯然。

    他強打起精神,湊趣兒地跟著混說了幾句,便起身告辭。

    看吧,待他將這里頭的千頭萬緒都理清楚了,小師妹一定會對自己刮目相看的!

    一定會!

    林縣令暗自下了決心:

    將來,他定要在神探的路上越走越遠。

    蕭謠想了想,事關蕭安從這個前世,許就非友或敵的存在,她還得提醒下林大人:

    “大人還是莫要打草驚蛇的好。”

    見蕭謠如此關心自己,林雅庭的心情立時轉晴:

    “師妹,那你說我當如何做?”

    索性也不走了,樂顛顛同蹲下蕭謠閑扯。

    蕭傻傻默默上前,貼著蕭謠將林大人擠到邊兒上。

    “你,不去找人看著?”

    蕭謠一言難盡地看著得一臉燦爛的林縣令。

    這貨,就是人稱“斷案神探”的林雅庭?

    蕭謠不免睇了一眼,倒是讓林縣令開了竅。

    他馬上肅著一張臉吩咐豬脯:

    “豬脯,你先讓人盯著那花娘,銀子由衙門出。”

    見屬下燦爛地撅起豬唇,痛快地應是,飛奔而去,林雅庭心里這才舒坦起來。

    ......

    “肥老鼠,往后跟我混?”

    蕭謠慵懶地同松鼠對視,一人一鼠臉上俱都爬上了笑紋。

    “好了,就當你應了?那以后你叫松子,松子跟我走吧。”

    蕭謠握了松子的前爪,松子靈動地抖了抖大尾巴,居然又伸出一爪,就像是要蕭謠抱。

    “真是個有靈性的小東西!”

    阿左不由輕嘆出聲。

    一直悶不吭聲的蕭傻傻,眼角眉梢也掠過笑意。

    他這一笑,恍若春風吹開了一樹桃花,絢爛而又繽紛。

    “若不是臉圓些,還真像那紈绔。”

    林雅庭嫉妒地看了眼蕭傻傻,又瞥了下蕭謠,眼見著蕭謠被才收的小弟松子吸引,這才暗松了口氣。

    幸好小師妹沒有看到蕭二傻子方才那妖孽的一笑。

    林雅庭索性站在蕭傻傻的前頭將他擋住。

    他這可都是為了蕭謠好。

    想那紈绔在京城里惹下多少桃花,至今還有許多姑娘不計名分哭著喊著要進府。

    這個二傻子同那紈绔如此相像,自然也不是什么好貨。

    天下烏鴉一般黑,唯有自己一身白!

    林縣令抖了抖自己的一襲白衣,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動容不已。

    自家認準的小師妹自當然要由自家守候!

    “小師妹,嘿嘿,”

    林雅庭只身擋住蕭傻傻,一手伸向松子,一手伸向蕭謠鬢邊,

    帶著憧憬和向往,

    更想好了措辭,

    卻不料才伸手去,膝蓋處就傳來劇痛。

    只聽“哎呦”一聲,便倒向了蕭謠。

    真是禍之福所依啊!

    陣痛中,林雅庭更生出無限欣慰,

    他閉上眼睛,

    等待著,

    等待美人在懷,

    等待溫香軟玉

    等待....

    好硬?

    林雅庭緩緩睜開雙眸看去:

    “是你?”

    這個二傻子,動作怎么這般快!

    一把推開蕭傻傻,林雅庭顧不得思索原因,只掩飾著一臉的紅暈貼了蕭謠蹲下,一道逗弄松子。

    羞澀的林大人卻不曾看到,

    在他身側的蕭傻傻,眼眸閃著寒光。

    “這家伙,長得跟個大老鼠似的。”

    “咕咕。”

    松子這是生氣了。

    蕭謠伸手攬住松子,輕撫了撫松子的毛發,就聽得松子又“嗚嗚”起來,她這才放下心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窈窕,最窈窕最新章節,最窈窕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