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窈窕 第129章 好看的姑涼...

小說:最窈窕 作者:盈盈笑秋水 更新時間:2019-03-04 22:25:30 源網站:快眼看書
    “姑娘,那不是”

    阿左從雞絲湯中抬頭。

    蕭謠伸手按下。

    “姑娘,那人是不是蕭傻傻?”

    不依不饒了是吧!

    蕭謠伸手拍了阿左的頭:

    “不認識,還不快吃你的!”

    一大早就只顧著去金美樓救人了,飯都只吃了一碗,這正餓著呢。提什么蕭傻傻,能下飯還是怎么著!

    若不是怕阿左嗆著敗了吃飯的興致,蕭謠真想對她說,世間從此沒有蕭傻傻。

    真的就能忘了?

    蕭謠將心里的疑惑按下去,打定了主意不同他多啰嗦。

    “姑娘,您要不喝這豆汁兒?”

    阿左總算是不揪著蕭傻傻了。因為此時,有個比蕭傻傻還讓她分心的東西,豆汁兒。

    阿左指著平陽公主自帶的廚子做的豆汁兒,一臉的嫌棄。

    “不喝!”

    蕭謠前世那陣子是沒法子,沒東西吃這才忍著喝的。如今美食當前,這么多好吃的東西不吃,卻非要喝這種氣味獨特,長相新奇的豆汁兒?

    且不說,這豆汁兒喝進肚子就需要勇氣,更別提蕭謠沒有那靈智能好好回味,更沒那智慧能欣賞到它的獨特的美!

    “去看看背鍋大爺的小餛飩好了沒有,好了咱就來一碗。”

    蕭謠想起才安生的背鍋老頭,給阿左出主意。才認了兒子的背鍋老頭,對于蕭謠如今是百依百順,信服得很。

    “好嘞!”

    阿左放下筷子,樂得一雙眼睛瞇成了一道縫兒。

    “好嘞!”

    畫眉也放下筷子,笑得一臉燦爛。

    阿左:真不要臉,姑娘又沒說給她吃!

    蕭謠:這姑娘就是個沒心沒肺的,不然上輩子在金美樓那是早就被磋磨死了。

    蕭謠對她這性子,真是服氣得很。

    “那個畫眉,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好看的菇涼,好看的姑涼!我不叫畫眉。”

    不叫畫眉的畫眉,在知道蕭謠的名字后,還是特別喜歡把蕭謠叫成好看的姑涼。

    蕭謠一愣,這才想起“畫眉”這名兒還是她前世在金美樓起的藝名。有這么個說道:一說她眉毛如畫,二就是她聲音好聽似畫眉婉轉。

    “那你叫什么?”

    要等這姑娘自己說自己的名字,且得有的等呢。

    “對呀,都忘了說了。好看的姑涼,我叫西琳,什馬是西琳?就是甜美的西琳,香甜的西琳。我阿媽是這樣說的。”

    同前世一樣,提起她阿媽,這姑娘就剎不住。

    “我阿媽很好看的,跟好看的姑涼你一樣的好看。”

    夸贊自家阿媽還不忘帶上蕭謠!

    蕭謠暗贊:這西琳好習慣。

    西琳姑娘大約因為是南邊的人,說話總有些磕磕巴巴。有些話,她也不會表達。

    “西琳,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蕭謠默默咽下口中肉,還是問出了口。

    雖然前世同西琳有短暫的交集,受過她恩惠也幫西琳擋住幾回打。

    但是蕭謠自覺救下了西琳,也就算是全了前世的情誼。

    至于西琳往后要做什么,蕭謠不想對她的人生指手畫腳。

    蕭謠戳著碗碟,想著心事。西琳的阿媽這么好,她一旦獲救,自然要去找她阿媽的。總不能所有人都像她似的,對親生父母沒什么想法!

    “好看的姑涼,我能不能在你這兒?”

    西琳有些靦腆地沖蕭謠笑了笑,眼中并無一絲一毫的戒備。

    這姑娘,心真大!怎就不怕出了狼窩又入虎口?

    西琳大事不糊涂,一眼就看出蕭謠的心思。磕磕絆絆地表達出自己的意思:“這么好看的姑涼,怎么能是壞人呢?”

    所以,壞人長得就都丑?那豬脯和阿丑不得氣得長高了上天去?

    “那個絡腮胡子就是壞人!”

    西琳還找到了證據。

    既然姑娘您知道絡腮胡子不是好人,怎么就被人家給拐賣了呢?

    想不到蕭謠在心里嘀咕的話,西琳居然還看出來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下筷子,支頤著下巴:“那不是沒了盤纏,他給我買了一份肉絲面。”

    “吃飯托下巴會要飯的,放下,放下!”

    蕭謠忍著心酸,顧左右而言他。

    讓她說什么好?一碗面就跟人跑的姑娘?

    蕭謠慢慢放下筷子,覺得有些味同嚼蠟。

    她默默看著這姑娘翹著蘭花指,將一個餛飩吃上一個時辰。

    再看過去,嗬嗬,碗里還剩下一多半兒。

    真是太磨蹭了!

    蕭謠真替西琳將來的夫婿擔心,跟西琳一道吃飯,會不會吃著吃著睡著了,睡醒一覺結果這姑娘還在吃飯!

    跌跌撞撞地好不容易收拾好了院子,蕭謠這才顧上正事兒來。

    蕭言從正從蕭府回來此時一臉的喜氣洋洋沖蕭謠而來。

    蕭謠也想見見他,拿鋪子是事兒,經營什么營生也是事兒。

    聽蕭詔說,再過十幾日,大梁皇帝要召見她們。所以,這十幾天正好用來理清鋪子。

    “族長您請,您受累了這些日子。”

    蕭謠隨便客套了下,請著蕭安從上坐。

    倒也不是忌憚他同蕭丞相的關系。

    呃,畢竟蕭謠有藥。

    “不辛苦不辛苦,倒是賢侄女受累了。”

    蕭安從戰戰兢兢喊出這聲賢侄女,險些要將他自己的舌頭給閃著。

    “那什么,咱們畢竟連著親呢,你說..嗬嗬,這若是外人”

    在蒲縣被整得體無完膚的傷痛還歷歷在目,蕭安從無法不對蕭謠恭敬。

    蕭謠倒也沒覺得有什么,此一時彼一時。畢竟還要用這肖安從。

    “那邊的鋪子江阿丑正幫著辦。還有蕭公子呢,您倒也不用太費心。”

    蕭安從說的是實話。

    “那什么,那我就先去看看丁婆婆?”

    實在是跟這妖女沒話說。也不知從何時起,蕭安從總覺得蕭謠這姑娘身上很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勢。真不知丁婆婆是怎么教的這妖女!蕭家的蕭言嫣,蕭安從也見過,讓他說,蕭言嫣也沒蕭謠貴氣。

    沒錯,就是貴氣!

    蕭安從覺得自己定是眼睛瘸了。人家蕭大小姐,那可是丞相嫡女,蕭謠這樣一個鄉野村姑怎么比?

    比得了嗎?

    想起蕭言嫣,蕭安從就想起了此行來的真正目的:“蕭府的二太太要見你。”

    蕭謠一愣,旋即想起二太太是誰。

    那可是蕭謠前世今生最恨的人,

    鄒氏要見她?

    以為蕭謠還是前世那個任由她搓圓捏扁想怎樣就怎樣的孤女?

    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窈窕,最窈窕最新章節,最窈窕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