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窈窕 第101章 這命,真苦!

小說:最窈窕 作者:盈盈笑秋水 更新時間:2019-02-18 22:24:35 源網站:快眼看書
    第101章

    這是肖安從一生最丟臉的時候,居然情不自禁在一個小丫頭當面跪下!

    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他真是糊涂啊!

    可是跪都跪了...

    蕭安從脖子一梗,再起就太沒骨氣了!

    索性從一而終,說不得妖女一高興,就先給了他解藥呢!

    對,就是這樣!

    蕭安從的心漸漸安穩下來,他給自己找理由尋借口,畢竟他還得留條命回去收拾鄒氏。再說,這妖女能不惹還是莫要惹的好。

    沒看見一個不高興,這就徒手捏碎了個茶盞?

    “豬肉是不是你讓人劫走的?”

    蕭謠也不廢話,開門見山就問了起來。

    “豬肉,那是因為...”

    蕭詔想起蕭言芳那句,“大人最愛豬肉,不能讓妖女弄來那么多豬。”不由老臉一紅,當時怎就鬼迷了心竅就應了呢!

    他囁嚅了半天,說得蕭謠直皺眉頭。

    蕭謠想了想,這才溫和地說:“說簡單點兒。”

    蕭安從急忙道:“只因您同小女有些過節。我...我一時想不開,就想讓人半途給你使點兒絆子,好讓你的那些豬跑了。”

    按著蕭言芳的原話,那么多豬肉呢,她家林大人該喜歡上妖女了!

    雖知道自家姑娘胡鬧,可一想到自己就是受了兩情不能相悅的苦,蕭安從心一軟也就答應了。

    “所以你就派了那些黑衣人?”

    蕭謠若有所思地看向蕭安從,淡淡地問道。

    “什么黑衣人?”

    蕭安從借著臺階“噌”地一下站了起來,“我就讓人悄悄解了繩索,放了豬啊?別的再沒了!”

    什么黑衣人?

    蕭安從一臉茫然地看向蕭謠。

    “黑衣人同你沒關系?”

    蕭謠雖早有準備,但是心里還是一點點兒地往下沉。看來這是另一批人了,那么到底是誰同她蕭謠過不去,還要擄走丁婆婆呢?

    “那么當日你是怎么發現婆婆的?”

    蕭謠接過阿左新換的茉莉花茶,輕啜一口。盡量讓自己不那么躁動。

    “就是在路上啊!”

    在蕭謠的提示下蕭安從仔仔細細回憶了一遍,仍舊記不得有什么可疑之人和可疑之處。

    他現在是真的后悔啊!本想著將丁婆婆安置在莊子上,嚇唬嚇唬妖女,讓她莫要囂張。誰知道將自己栽進去了。

    .......

    “要不要告訴蕭姑娘那事兒?”

    從樓梯往下走的右二有些不安地問左一。

    “世子沒讓我們現身,我們什么都不能做。”

    左一盯著才出爐的喧騰大肉饅頭,打發右二:“你且去盯著蕭姑奶奶。”

    右二不服氣地看他:“那你呢?”

    左一咽了下口水,暗道一品鍋大鍋的肉饅頭真香!

    “左一!”

    這家伙,心不在焉的想干嘛?

    “我盯著饅頭。”

    左一說完,便歡快地奔向大肉饅頭。

    嗯,他可是聽說了,今日的是醬肉大饅頭!

    右二無奈地搖了搖頭,又不放心蕭謠。只好咽了口水去做他的梁上君子了。

    “我也很奇怪啊!真不知道丁婆婆怎么會在那兒的!”

    就好像單等著他過來,扔給他一般!

    蕭安從的汗都出來了,他都有些不相信了,事趕事的也趕得真是太巧了些。

    他這是豬肉沒弄成,還被人宰了一身的膘啊!

    此時此刻,蕭安從只覺得欲哭無淚。

    可這能怪誰?

    蕭言芳?

    他舍不得!

    自己?

    當然不是,他一顆拳拳愛女之心能有何錯?

    想來想去,源頭就是鄒氏。若不是她,那些事情都不會發生,蕭言芳也不會變成今日的模樣,

    鄒氏那就是個罪魁禍首!

    右二來時正好聽到蕭安從說起那日發現丁婆婆的異樣。他不由咧嘴輕笑。當日若不是左一嘴饞,若不是陰差陽錯,也不能便宜了這個蕭安從。

    不過,想想這位族長這么多天的遭遇(慘狀),右二不禁深深地同情。

    這人也是想不開啊,對上蕭姑奶奶的人,其實結局總是一樣。

    左不過一個慘兮兮!

    至此,左一、右二再無半點輕視之意,終于明白了江阿丑因何如此推崇(懼怕)這位蕭姑奶奶了。

    “所以你發現婆婆的時候,婆婆正躺在樹叢里?”

    “樹叢邊的小路。”

    蕭安從說完就縮著肚子,裝鵪鶉。

    蕭謠快速地點著桌子,心里越發煩躁。

    看來,有些事并非她前世想得那樣簡單!

    莫非一直就有人在暗處窺視著他們,更伺機出動陷害他們?

    嗯,看來賞花吃點心的好日子且得要等一等了!不收拾了這些躲在暗處的魑魅魍魎,吃不安穩哪!

    蕭謠微微嘆息。

    “那你再說說,到底是誰讓你在族中好生照看丁婆婆的?”

    也許這個蕭安從嘴緊得像是個河蚌,但她也想撬開看看。

    “是京城中的一個貴人。”

    蕭安從倒是不用撬,乖巧地張了嘴巴吐出了實情。

    蕭謠頷首,倒是個識時務的小人。

    “嗯,”

    蕭謠還是一副隨口問問的樣子,漫不經心地說道:“那個貴人的名諱可方便說?”

    蕭詔兀自思量,到底是說,還是不說。

    “嗯?”

    蕭謠看向蕭安從,一張好看的臉帶著威壓。

    蕭安從一個哆嗦,慌忙點頭:

    “對別人自然是不行,但是您當然是行了。”

    見蕭謠挑眉,蕭安從心道小姑奶奶就別再得了便宜還賣乖了。口中卻恭謹地說:“一則您是婆婆的至親,二一個...”

    二一個您是姑奶奶,若是不說,或是說得不好了再讓那雀斑臉下顆毒藥怎么辦?

    “是京城里的秦王。”

    蕭安從隨口拋下顆重彈。

    蕭謠一愣?

    “那個賢德的秦王?”

    蕭安從頷首,“您還有什么要問的么?家里還有些家務事要處置。”

    他想回家!

    就這么跟妖女呆一塊兒,他還真有些緩不過勁兒來。

    他得緩緩,得緩緩。

    “去吧!”

    蕭謠倒是格外寬容。

    “等等!”

    才踏出一步的蕭安從忙收回了腳,還恭恭敬敬地彎了彎腰,若不是顧忌身份只怕還要行禮。

    沒辦法,妖女當前、不得不彎啊!

    “京城里的珍饈館和一品鍋會給你一成收益的。”

    蕭安從擠出一絲感激,心里卻苦得如同吞了苦膽。

    自己的鋪子給自己一成收益,還得說聲謝謝?

    這命,真苦!

    書客居閱讀網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最窈窕,最窈窕最新章節,最窈窕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贵州11选五开奖结果